old man

轻度S控 控制欲 被脑子里的沙丁鱼折磨的神经病人

三十年来,我尝负人多,人亦曾负我。倾盖青眼,几个得见白发?
三十年后,我何以忆卿?卿何以忆我?乌头角马,终究望断天涯。

突然收到一封信,不知何以答。忆及相干不相干的往事,唏嘘不已。

评论

热度(9)